快捷搜索:

聚焦两会︱与体育产业相关的提案都有哪些

  杜丽表示,虽然射击运动普及和市场化的难度非常大,但还是需要往这个方向走。“总而言之,还是希望更多人了解我们的项目,参与我们的项目,推广起来才更容易。”她说。

  射击是奥运会首金项目,但由于枪械的安全性等问题,这项运动的普及难度很大。不过,杜丽认为即便如此,射击运动依然有其价值。

  “我们参考了历届冬奥会的建设和成果。在场馆建设上,我们从规划之初就将后续利用考虑在内,每一个场馆都有自己的遗产计划。”王艳霞说。

  以人才队伍建设为例,北京延庆的高山滑雪项目需要1300个左右的专业工作人员。王艳霞表示,为满足赛事举办需求,应大力加强冬季运动专业人才,尤其是本土管理、技术人才的培养,通过举办赛事活动锻炼人才队伍,并不断加强科技研发。

  杜丽曾是中国射击项目的“金牌选手”,曾在2004年和2008年为中国拿到过奥运会射击项目的金牌。这次履职政协委员,她也带来了一份提案,内容就是面对大众如何做好射击运动的普及。

  “小篮球”项目是中国篮协在去年下半年推出的针对12岁以下青少年的篮球推广计划,规则根据成人比赛修改,使用优化设计适合青少年儿童使用的小尺寸篮球、降低高度的篮筐和小型球场,针对中国的六年学制,划分为了U12、U10、U8和U6等竞赛年龄段。

  杨扬说:“体育运动多了,人们的幸福感就更强了,这对建设一个幸福的中国是很重要的。无论是体育事业还是体育产业,我们都应该有一个更高的定位,最终一定要服务社会的发展。”

  张近东的建议与近年来体育产业高速发展,体育赛事版权价格也水涨船高,而一些直播平台花大价钱购买的版权不断受到盗播侵害有关,不仅利益受损同时对正常的体育版权市场秩序是一种伤害和扰乱。

  他建议,对于侵权行为,一方面要允许权利人在起诉时,将侵权人停止可能的后续侵权行为作为诉讼并在司法判决中予以支持,从而有效认定侵权人的主观恶意;另一方面,要加大对于侵权人的惩罚力度,要以几倍于正常购买价格的惩罚性力度让侵权者望而却步。

  胡扬认为,解决这些问题,可以尝试引入社会力量,用校外资源补充体育教师的缺口。

  张常宁建议,更多地探索体教结合、社会选才。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应加强体育教育的占比,既增强孩子们的体质,又能扩大运动员选才的“资源库”。

  张常宁认为,运动员的退役转型再就业,应该优先考虑本行业内,比如体育顾问、体育教育、技术指导等。针对不少运动员退役时面临教育短板的问题,她建议,拓宽退役优秀运动员的高校再教育选择,提供预科班等过渡支持手段。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副部长王艳霞对新华社记者表示,北京冬奥会应力争留下可惠及普通民众,并可长期持续利用的遗产。

  胡扬说,在对大学生群体的调查中发现,大学生的体质整体上处于下降状态。胡扬表示,大学生体质的问题与青少年体育技能的培养有很大关系。而培养体育技能,关键还是要培养兴趣。

  张常宁说,大家以为所有的运动员都像职业足球、职业篮球运动员那样收入丰厚,实际上,绝大多数运动员一年收入只有五六万元,并且还面临着退役后的二次就业难问题。

  杜丽说:“第一是跟国防教育相结合,竞技体育与国防教育有比较相关的东西,可以在中小学生中做射击运动理论知识的普及。另外,射击运动进校园,也可以为退役射击运动员提供一条新的出路。”

  “平昌冬奥会给我们的启示很多,我们很多工作还要做实、做细。比如冬季项目,尤其是雪上赛事易受天气影响,平昌的很多比赛就因为天气原因推迟了,因此天气预报显得非常重要。从类似的很多方面来说,我们所做的工作都需要更进一步。”王艳霞说。

  虽然国家对优秀运动员的退役安置保障越来越好,但对于大多数普通运动员来说,还不够完善,以进入体育教师行业为例,需要博士、硕士、考试的高门槛。但是大多数运动员12岁就进了这个特殊的行业,从事艰苦单调的日常训练,放弃了完整接受学校文化教育的机会,很难去参与这样的竞争。

  中国作为全球经济增长引擎,每年的两会是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与体育产业相关的提案更是深受各界关注。

  对于2022年冬奥会的备战,杨扬保持着清醒的态度,她说:“竞技体育的备战工作不是教练带着运动员苦练就完了,而是需要系统支撑,包括赛事体系合理化、人才有进有出、自然成长、跟国际组织的交流、人才引进等等,在这里面要发挥国家的体制优势。”

  胡扬认为,所谓“快乐体育”并不是指在体育课上放任学生自己玩,而是在学生培养体育兴趣的基础上教授他们一定的体育技能。胡扬还表示,目前,学校体育面临着体育课被占用、体育教师数量不足、教学质量不够、体育教师积极性不高等问题。

  据《中国日报》报道,两会期间姚明曾与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就校园推广“小篮球”的事宜进行了深入交流。

  尽快厘清体育直播法律性质和权利边界,统一司法尺度和裁判标准,加大惩罚力度

  谈及不久前结束的平昌冬奥会,王艳霞认为赛会整体来说是成功的,赛事举办比较顺利。她透露,北京冬奥组委不久后将围绕平昌冬奥会召开总结会,为四年后的北京和张家口提供经验与教训。

  谈到运动员退役转型问题时,张常宁说:“可不可以有更多基金,比如专项基金、助学金、奖学金或者创业基金,包括增加一些运动保险,保障运动员的利益?”

  作为改革后的中国篮协主席,政协体育界别委员姚明透露,今年他的提案是推进“小篮球”项目普及。

  据现代快报3月8日消息,3月7日下午,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江苏代表团召开代表小组会议。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运动员张常宁在会上发言,谈到运动员这个特殊行业的“入口”与“出口”的问题。

  “中国体育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国际体育组织里中国的声音越来越受重视,但现在的问题是国际组织里我们的人还是少,在未来有大量的空间在里面做工作。如何让更多退役运动员参与到国际组织的工作中去?这里需要系统化支持,让这些人发挥作用,在国际组织里发挥作用。”杨扬说。

  “在协会的机制下,更能发挥社会人士对各体育项目的作用,我感觉体育行业越来越成为复合型行业,这不仅涵盖了体育运动本身,这之外还有场馆运营、装备制造、版权、培训,越来越多延伸到其他行业。”姚明说。

  他说:“将体育纳入考试,会带来什么问题呢?孩子们为了考试、为了拿成绩,只练那么几个项目。如果没有兴趣,体育也成了应试教育,孩子们还可能对体育产生抵触情绪。”

  姚明表示,传统搞体育的人,面对新的发展趋势,要把对体育良性的热情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去。所以,类似双周协商座谈会这种机制,可以引入协会工作。姚明希望能从有代表性的专业人员中选择与会人员,不仅仅是裁判教练,也包括培训、产业、媒体、其他体育领域的专家。

  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胡扬带来了一份有关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提案。他认为,虽然我国青少年体质在社会各界的努力下有了一定进步,但对学生的体育运动习惯、大学生体质等问题依然需要给予充分重视。

  在履职篮协主席一年后,姚明表示,最近一年推进了很多工作,包括试图将双周协商座谈会等很多办法引进到协会中,希望尽可能起到一种大家商量办事的效果。

  姚明认为,体育的发展和篮球的发展离不开教育系统和学校的支持。“篮球在学校里开展的已经相当蓬勃了,当然我们愿意有更好的合作,愿意做更多的服务和支持,使校园的竞赛和体育文化做的更加出色。这一定是个双赢的结果”。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建议,在新媒体时代,通过法律体系的完善,尽快厘清体育直播的法律性质和权利边界,统一司法尺度和裁判标准,加大惩罚力度,以有效促进体育产业的长远发展,顺利实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这一宏伟目标。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杨扬表示,体育工作要找准定位,全盘考虑,最终的目标是要服务社会发展。

  张近东认为,由于法律的不健全,导致盗播屡禁不止,维权成本很高,相关判决处罚却很低。如果体育直播产业盗播横行,不仅侵害版权购买者的利益,打击他们的信心,更将严重阻碍体育产业的向前发展。而维护体育版权、打击盗播,可以激励更多优质直播平台投入更多资源公平竞争,让用户有更好收看体验,以繁荣体育文化发展。

  王艳霞表示,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的筹办,以及冬季运动的普及开展,是党和国家高度重视的工作,今年她认真准备了相关主题的提案。

  杨扬表示,体育是一个系统工程,既包括运动员的训练、比赛,也包括人才培养、文化传承等方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